🔥香港赛马会_腾讯财经

2019-08-17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7 16:36:32

-|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睡觉,就找一处避风的去处,或者山角,或者草丛,或者树下,母女两个相拥而卧,夜夜冻得瑟瑟发抖,每每暗暗啜泣,叹怜着自己不幸的命运,怀念着被日本人占领的家园,聆听着山野里动物们凄厉的嚎叫,吓得难以入眠。-|她知道,失散了的母亲,肯定也没有其它的亲戚可以投奔,肯定是去锦州找自己的舅舅去了。-|-娘儿俩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,饥饿难耐,头晕眼花。-|-只有这一个舅舅,年轻的时候,跑到锦州做生意,已经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。-|-  她曾经听老一辈人说,黄连可以治疗拉肚子,但是她不认识,也没有地方可寻。-|-情况紧急之下,二人什么东西也没带,就急慌慌地从炕席子底下摸出了家里仅有的五六块银元,一人带了几块,塞在夹袄里,门也没有锁,就跟着邻居许大哥一家,冲出了屯子,向着北方没命地逃去,以尽快远离这儿的日本鬼子,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场。-|-花姑的大舅是翠珍的亲哥,在锦州做生意,已经好多年了,买卖还好,有着一间不大的门头。-|-花姑见自己走错了路,便无助地坐在了路边哭了起来。|-在这阴雨天里,气温骤降,寒冷无比,自己又生着病,要是现在就倒下去,可能就永远也爬不起来了。|-  透过蒙蒙的雨水,她依稀看到前面的不远处好像有一个屯子,她的心里感到了一丝的希望。|-

-||-上吐下泻,让她头昏脑涨,昏昏沉沉,一个劲地出虚汗,没有了一点力气,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,感觉自己可能快要死了,便绝望地躺在了路边的一片草丛里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-||-花姑的大舅是翠珍的亲哥,在锦州做生意,已经好多年了,买卖还好,有着一间不大的门头。-||-白天赶路,如果遇到了好心的人家,她就讨一口饭吃,实在不行,就到路边剜一点野菜充饥。-||-她呲着牙,疼得坐在地上,挽起裤脚一看,腿也摔破了,流出了殷红的血。-||-

-||-没有地方可去,也没有可吃的东西,她非常饿,没有办法,她只好进到林子里,四处踅摸着,希望能够找一点可吃的野菜。-||-

-||-  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,叫花姑,是一位大闺女了,但是还没有说婆家。-|-骡车行到了盖平的城南门楼旁边,花姑下得车来,向苏大哥深深地鞠了一躬,一个劲地说着谢谢。-|-苏大哥没有接,而是摆了摆手,说:“可怜的闺女,不用客气,就是捎个脚。-|-情况紧急之下,二人什么东西也没带,就急慌慌地从炕席子底下摸出了家里仅有的五六块银元,一人带了几块,塞在夹袄里,门也没有锁,就跟着邻居许大哥一家,冲出了屯子,向着北方没命地逃去,以尽快远离这儿的日本鬼子,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场。-|-  花姑迷离迷糊,身体极度虚脱,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山间的小路,蹒跚着前行。-|-

-|那户人家的院子,有着黑色的砖墙,高高的,大门前有着石质的台阶,黑乎乎的门脸上,有着一对铜质的门环,依稀从门缝里射出微弱的灯光。|-

-||-  天已经蒙蒙亮了,她也没有见到母亲回来寻找自己,她想,母亲可能已经去了别处。-||-而到了晚上,没有地方居住,她就在路边茂密的树林里,或者草丛里,找一处避风、安全的地方,和衣而卧。-||-总算赶到了,但是人群里没有母亲翠珍,是一伙另外逃难的人群。-||-她是一位漂亮的姑娘,瓜子脸,白皙的皮肤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有着闪亮的眸子,只是因为常年的劳作,皮肤晒得有些发黑。-||-

-||-  什么吃的也没有,沿途遇见的人家,也是十室九空,娘儿俩饥肠辘辘,没有任何吃的东西,饿得厉害。-||-

-||-  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,叫花姑,是一位大闺女了,但是还没有说婆家。-|-她的浑身仍旧发冷,感到天旋地转,而且伴有剧烈的头疼,就像是要炸开了一样,她知道这是食物中毒以后的症状。-|-  已经远离了金洲的地界,踏上了北去的路,娘儿俩总算有了一些安心。-|-因为她的兜里有好几块银元,可以购买一些食物,只要是有了吃的,她就不用再饿肚子了。-|-  老毛子的部队,有着老长的队伍,源源不断地在花姑趴着的左边大路上行过,然后向右拐去,踏起了冲天的尘土。-|-

-|  她没有花夹袄里的那几块银元,一是没有商家,难以进行采买,二是她也不舍得,去锦州的路还远着呢!  这一天,花姑一个人在大路上走着,忽然遇到了一辆骡车,正在路边休息,原来是一户从复洲逃难过来的人家,要去盖平投奔亲戚。|-

-||-因为给养跟不上,日本人和老毛子,不经大清国允许,就强行征用当地百姓的粮食和物资,并且强占百姓的民房作为他们的军营,时有强奸大清国女人的暴行发生。-||-她艰难地爬起来,在路边的灌木林中找了几只青色的浆果,放进嘴里嚼一嚼,以暂时缓解一下饥渴。-||-  天已经蒙蒙亮了,她也没有见到母亲回来寻找自己,她想,母亲可能已经去了别处。-||-她赶紧从褂子上撕下了一块布条,随便包扎了一下,坚持着爬起来,希望跟上母亲。-||-

-||-因为靠近海边,又广有土地,周边的村镇成片,方圆十多里以内,城市繁华,商贾汇集,多开经营风气之先。-||-

-||-她继续坚持着,迈着沉重的双腿,每走一步,几乎都要摔倒。-|-情况紧急之下,二人什么东西也没带,就急慌慌地从炕席子底下摸出了家里仅有的五六块银元,一人带了几块,塞在夹袄里,门也没有锁,就跟着邻居许大哥一家,冲出了屯子,向着北方没命地逃去,以尽快远离这儿的日本鬼子,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战场。-|-必须坚持下去,她想,必须继续往前走,只有到了有人烟的地方,屯子或者小镇,才可能遇见郎中。-|-  好几天以后,虽然袋子里的吃食还有一些,但因为时间太久和气温升高的缘故,食物便开始发霉起来,尤其是那些熟肉,开始发出阵阵的恶臭。-|-一些忙碌的蜜蜂,“嗡、嗡、嗡”地游走在花间,还有美丽的蝴蝶,畅翔穿梭,时而逗留吸食,时而翩翩起舞。-|-

-|同病相怜,也是逃难的,苏大哥见到花姑可怜,就在骡车的后边空闲处,拾掇出一块地方,让花姑搭上了车。|-

-||-她的命运可为不幸,前一年死了丈夫,年纪轻轻的就守了寡,家里就只剩下了她那未出嫁的闺女花姑。-||-新春时候刚刚播撒下的油菜籽儿,相约地生长着,一下子就窜得老高,遍地都是翠绿,花儿也绽放了,在些许绿叶和纤细杆茎的衬托下,颜色更加浓艳,满眼都是美丽的金黄色。-||-娘儿俩四处看了看,因为是山区,没有人家,什么吃的东西也没有,只好到就近的山坡下,拔了一些野菜垫吧垫吧。-||-因为过去的经历,金洲的地界,虽然离着旅顺口那边尚远,但是百姓们还是一个个如坐针毡。-||-

-||-  已是仲春时节,大地生发出一片浓绿,郎当儿屯的乡亲们,纷纷开始备耕。-||-

-||-人生地不熟的,万一迷了路咋办?而且她也不知道,母亲现在到底身在何处。-|-母亲的名字叫翠珍,四十来岁的年纪,夫家姓王。-|-她呲着牙,疼得坐在地上,挽起裤脚一看,腿也摔破了,流出了殷红的血。-|-渴了,就在路边的溪水中,捧一口水喝。-|-有时候,由于行路慌忙,不认识道路,等到天黑了,又往往错过了住宿的村屯,她就只能夜宿荒野了。-|-

-|为了活命,她还是尽量地多吃了一些,直到肚子里有了一些饱感。|-

-||-上吐下泻,让她头昏脑涨,昏昏沉沉,一个劲地出虚汗,没有了一点力气,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,感觉自己可能快要死了,便绝望地躺在了路边的一片草丛里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-||-一些忙碌的蜜蜂,“嗡、嗡、嗡”地游走在花间,还有美丽的蝴蝶,畅翔穿梭,时而逗留吸食,时而翩翩起舞。-||-带着白袖章的日本医兵,不经乡亲们同意,拿着枪,强行驱离屯子里的居民,强制征用老百姓的房屋,当做他们的临时战地医所,一块当做他们的营舍,村民们如果敢于阻拦反抗,立即就会被日本鬼子枪毙。-||-但是,已经走了一天多了,肚子一个劲地腹泻疼痛,要不时地找地方如厕,一不小心就会拉在裤子里,让她疲于奔命,但是也没有遇见一个诊所,她虚脱得几乎快要昏倒了。-||-

-||-因为地广人稀,茫茫的长路,大多没有人家,只有陌生的田野,还有奇峻的山峰,她只能尽力在夜晚的时候,找一处安全隐秘的场所,或者林中,或者崖下,或者山洞,或者茅草地,偷偷地藏起来,孤独地睡下去,既要防范可能出现的坏人,还要提防那些吃人的野兽。-||-

-||-命运本来就够凄惨的了,母女二人相伴相依,艰难度日,要是花姑出嫁了,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过活,孤苦伶仃的,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!  已经一个多月了,旅顺口那边,日本人和老毛子在天天打仗,一个在海上,一个在陆地,互相进行炮击,双方聚集了十多万部队,进行了拉锯战。-|-人们见是逃避兵乱的娘儿俩,又是从金洲那边过来的,很是可怜她们,大多不啬,施舍给她们几口。-|-  一不小心,花姑与母亲失散了。-|-  已经远离了金洲的地界,踏上了北去的路,娘儿俩总算有了一些安心。-|-便尾随着那几个乡亲,跌跌撞撞地继续向着北方走去,期望在前面能够遇见母亲。-|-

-|娘儿俩四处看了看,因为是山区,没有人家,什么吃的东西也没有,只好到就近的山坡下,拔了一些野菜垫吧垫吧。|-

-||-只是晚上睡觉的问题不能解决,虽然在一些人员聚集的乡屯也有马车店,但是她一个闺女家,因为害羞,不好意思一个人进去住宿,只能在屯子的僻静处,或者是院墙外的旮旯里,凑合着睡上一觉。-||-遇见其它逃难的人,她也会走上前去,打听一下,问问他人是否曾经见过。-||-娘儿俩在路口的一个土沿上坐下来,准备休息一下,看看周边有没有槐树和榆树,以弄点槐花或者榆树叶子暂时充饥。-||-因为地广人稀,茫茫的长路,大多没有人家,只有陌生的田野,还有奇峻的山峰,她只能尽力在夜晚的时候,找一处安全隐秘的场所,或者林中,或者崖下,或者山洞,或者茅草地,偷偷地藏起来,孤独地睡下去,既要防范可能出现的坏人,还要提防那些吃人的野兽。-||-

-||-为了活命,她还是尽量地多吃了一些,直到肚子里有了一些饱感。-||-

-||-她害怕自己走了以后,母亲回来找不到她。-|-前年的八月份,丈夫伙同村子里的几位船家,结伙出海,没想到,在黄海遇到了南来的台风,都十多天了,渔船也没有回来,几个人都淹死了,尸骨也没能找到。-|-渴了,就在路边的溪水中,捧一口水喝。-|-因为离着老毛子的军营太近,又有甲午年日本鬼子对于大清国百姓的暴行,一个时期以来,郎当儿屯的许多人家,为了保命,都开始舍家撇业,投奔关内或者辽西地区的亲戚去了,以远离日本人和老毛子的混战,远离大清国皇帝为他们划出的这块天天有着隆隆炮声的交战区。-|-  女儿今年刚刚十九岁,叫花姑,是一位大闺女了,但是还没有说婆家。-|-

-|  有了吃的食物,虽然没有找到母亲,但是花姑的心情大好。|-